教材教辅

学术著作

考试图书

实用读物及其它

数字产品

民主、专业知识与学术自由——现代国家的第一修正案理论(雅理译丛)

  • 作 者:[美]罗伯特·波斯特 著 左亦鲁 译
  • ISBN:978-7-5620-5308-8
  • 版 次:1-1
  • 开 本:32
  • 装 订:平装
  • 页 数:201
  • 读者对象:学者、美国政治研究者、第一修正案理论研究者。
  • 字 数:125
  • 图书状态:上架
  1. 定 价:26.00元

图书详情

    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都是人们所珍视的价值,但这二者之间是否可能存在某种紧张和冲突?本书的讨论正是从这样一个长期以来被忽视的问题出发来探讨言论自由与学术自由之间的关系。
    波斯特教授所认为的这种紧张是指:一方面,美国几乎所有对言论自由的思考都以民主和平等为前提,即假设人人都享有平等地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思想市场理论”便是最好的体现;另一方面,现代社会却也越来越倚重学科划分所带来的专家、专业知识和学科划分。吸烟是否会致癌?气候变化是否正在发生?如果是,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要回答此类问题,无论民众还是政府都需要专业知识和专家的帮助。但学科、专业知识和专家的存在却是建立在一种“不平等”之上的——它假设某些人或某个群体的言论更为优先,或者说更值得受到保护。
    在本书中,波斯特教授试图调和言论自由与学术自由之间的矛盾,他希望发展出一种全新的第一修正案理论:这个理论可以为学科划分、专业知识和学术自由提供足够的保护;但更重要的是,它也符合平等这一民主社会的基本原则。如书名所言,这将更新我们对言论自由的传统理解,这将是一个属于“现代国家”的言论自由理论。

  1  致谢

  3  中文版序

  6  学术自由:谁的自由?如何自由?为什么自由?(代译序)


  1  导论

  6  第一章民主正当与第一修正案

 30  第二章民主胜任与第一修正案

 61  第三章学术自由与学科知识的产生

 91  结论


 95  注释

165  索引

199  《雅理译丛》编后记


                                           中文版序


    非常高兴能为《民主、专业知识与学术自由:现代国家的第一修正案理论》(以下简称为《民主、专业知识与学术自由》)一书的中文版写下这篇序言。
    本书的写作源自如下关切:美国的言论自由理论来自宪法的第一修正案,这种言论自由理论是如此专注于保护意见自由,以致会破坏发展和传播知识所需的法律框架。第一修正案的首要目的是保护参与公共意见塑造的自由,但这与知识所要求的法律保护颇为不同。
    第一修正案之所以保护参与公共意见塑造的自由,是为了所有人都可以试图让政府对他们的观点有所回应。这种拥有和归属感是民主正当的先决条件,受到第一修正案的认可和保护。因为所有人都拥有去影响政府行为的平等权利,所以每个人都拥有平等的权利去影响公共意见的发展。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正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权利去影响公共意见,所以每个人的意见都与其他任何人的意见是平等的。因此,在第一修正案之下,从不存在“错误”的观点。
    中国《宪法》第2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如果这些权力要通过公共领域和公共意见来行使,中国《宪法》第35条所保护的言论自由应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相似,它们都应是对意见自由的保护。
    但知识却与意见无关。也许的确不存在错误的观点,但对知识的主张却分对错。意见涉及每个人的个人信念,知识却涉及我们对这个世界客观真相最准确的理解。在很多时候,法律维护那些被认可的专家所确立的标准,从而人们可以信赖专业知识的传播。典型的是关于医疗事故的诉讼。医师被要求必须符合现有医学知识的标准,他们不能以这只是个人的信念为由来为误诊辩护。
    《民主、专业知识与学术自由》一书试图去理解在保护意见自由和维持专业知识间所做的调和。这绝不只是一个理论问题,因为就像任何现代社会都需要意见自由来确立政治正当性一样,现代社会为了繁荣和发展也需要可信的专业知识。
    在现代世界,专业知识既不来自政治也不来自神学。它源自那些定义各种专业领域的专业学科,这些领域包括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历史学、经济学等。如果这些学科的从业者没有进行开发和探索的自由,知识就无法获得增长和发展。这些学科实践定义并构成了上述专业领域,它们是在一个被称为大学的特殊机构中被建立、复制和认证的。没有大学,专业知识的制造和复制将无法取得进步。
    专业知识在当代所遇到的问题具有宪法意义,因为知识领域至少必须部分免受政府权力的强制。在美国,这种对知识的宪法化被置于学术自由的名下。《民主、专业知识与学术自由》试图论证:学术自由保护的既不是作为个体的教授,也不是作为机构的大学,学术自由其实保护的是,那些在现代世界中定义和制造专业知识的学科实践。当然,对于本书所主张的将权力领域和知识领域分开这一论点是否可以直接适用于中国,我并不十分确定。


                                                                              罗伯特·波斯特
                                                                               (左亦鲁 译)